<form id="3jb33"></form>
    <noframes id="3jb33"><form id="3jb33"><nobr id="3jb33"></nobr></form><noframes id="3jb33"><address id="3jb33"></address><address id="3jb33"><nobr id="3jb33"><progress id="3jb33"></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3jb33">

    <form id="3jb33"></form>

    <address id="3jb33"></address>
    <form id="3jb33"><th id="3jb33"></th></form>
     

     地址:石家莊市石柏南大街181號15號樓
     電話:0311-87759996
     郵編:050200
     郵箱:dasher8058@126.com
     網址:www.adokiye.com

    開縣雷擊:51名孩子的死神之印

    www.adokiye.com  2010-6-2 14:15:19  河北德實科技有限公司

    在最近繪制的“重慶氣候極地圖”中,這個地方被命名為重慶的“雷極”。發生在2007年5月23日的那場雷擊,讓開縣轟動全國,7名小學生罹難,眾多幸存者至今仍生活在病痛的夢魘之中。

    據統計,中國每年因雷電災害造成的人員傷亡達到1000多人,經濟損失達到上百億元,且近幾年呈逐漸增多趨勢;目前,正是我國雷電高發期,在此背景下,還原并解讀三年前的這個歷史文本,無疑具有重要的現實價值。

    開縣雷擊:51名孩子的死神之印
    遭雷擊的開縣義和鎮興業村小學教室。(來源:人民網)

    致命一擊

    開縣,距離重慶市區300多公里。遭受雷擊的興業村小學位于開縣縣城50公里外的一座小山丘上。

    2007年5月23日中午,驕陽如火,云層時濃時淡地消解著灼熱的陽光。與往常一樣,重慶市開縣義和鎮興業村小學語文教師李平在寢室為下午的語文課做著準備,一群學生圍在窗外,好奇地問老師在寫什么東西。操場上,六年級學生扈維葦正和同學王珍珍在嬉戲打鬧,四年級學生吳潔剛從外婆家吃飯回來,興奮地加入跳繩的小隊。

    兩點剛過,天色突變,烏云從天邊奔涌過來,陽光瞬間被吞噬。吳潔“有種不祥的預感”,立馬鉆出正在繞圈的跳繩跑到教室。

    下午三點多,暴雨開始襲擊開縣地區,雷聲陣陣。興業村村民裴立安正在地里干著農活,見要下雨,想到外孫女沒帶傘,老人趕緊捎上雨具往學校跑去。這時的興業村小學剛剛開始下午的第一節課。六年級教室里,李平正在給學生講解《鄭人買履》這篇課文。教室里沒有電燈,黑暗中不時傳來嘩嘩的翻書聲。

    下午四點快下第二節課時,突然接連打起雷。在聽到第一聲驚雷之后,學前班老師向小清預感有點不妙,開始把班里的36名孩子往辦公室轉移,在她看來,辦公室地勢要高一些,可能會更安全點。

    此時,六年級學生還在專心聽講。然而,接下來的第二次雷電卻讓同學們再也坐不住了。坐在扈維葦前座的男同學王康,正好緊靠窗戶邊上,巨大的雷聲嚇得他禁不住回頭,小聲對扈維葦說道:“這個雷真可怕,下一個肯定更大,要把耳朵捂緊了!”

    就在王康剛轉身不久,伴隨著一聲振聾發聵的響雷,一個巨大的火球突然滾進了教室。扈維葦看到王康抖了幾下,接著她也被擊倒。

    開縣雷擊:51名孩子的死神之印
    興業村小學遭雷擊的教室,墻皮剝落,窗上7根鐵條未做接地處理。(來源:人民網)

    在教室門外等候的裴立安老人目睹了這一切。雷電大作之時,一團雪白的光打在教室外的墻壁上,緊接著,一股力量猛地把他摜翻在地,等他爬起來,發現一些孩子慌慌張張地跑了出來。而剛才還整齊的教室,一下全變了樣子──大片墻皮掉了下來,學生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李老師也被打倒了!

    他趕忙去找自己的外孫女,發現孩子像是睡著了,就把孩子抱到桌子上。隨后,外孫女哇地哭了,直喊腳疼,檢查后看不太要緊,裴立安便立即從學校跑出來喊家長,但由于路太泥濘,跑了一段就跑不動了,他只好傳話讓村民去喊。

    當李平恢復意識時,眼前的一切讓這位剛剛24歲的女老師驚呆了:王康躺在課桌下面一動不動;坐在窗口的袁曉燕整個頭發豎了起來,已經沒了呼吸;坐在后排的扈月超癱在地上,口里還在冒血。更多的學生則在地上痛苦地掙扎,教室里哭聲連天,充斥著燒焦了的味道,衣服、鞋子和課本碎屑撒了一地。

    隔壁四年級教室里也同樣慘烈。四年級班主任陳嵐從外面沖回自己教室時,看到有的孩子胸前被燒焦了,有的自己亂脫衣服,有些大聲喊媽媽。遭遇致命一擊時,吳潔沒有恐懼,也沒感到疼痛。蘇醒后,她發現自己被抬到老師的辦公桌上,雙腳很麻、頭腦發暈。當聽說前排的一個女生死了,吳潔才后怕起來。

    袁小燕的父親已記不清自己是怎么爬上學校那個坡的,只記得一進教室,滿地都是孩子,他渾身哆嗦著找到女兒的座位,只見孩子躺在地上,右邊的頭發已燒焦,露出發紅的頭皮,嘴唇烏黑發紫,雙目緊閉。他用勁搖了搖女兒,見有動靜,拿手一試,竟發現還有微弱的氣息。他頓時有了希望,不知聽誰說了聲趕快做人工呼吸,就急忙對著女兒的嘴吹了起來,可足足吹了20多分鐘,孩子還是沒有醒過來……

    那一瞬間,孩子們的身體成為雷電奔向大地的通道。那一瞬間,7名學生被死神奪去了生命,其他孩子受到不同程度創傷。事發15分鐘后,村衛生所醫生趕到,為孩子做簡單的治療。當晚,受傷的孩子被送往60公里外的開縣人民醫院搶救。

    罪魁禍首

    事發第二天,中國氣象局的專家到興業村小學進行調研,結果發現,這次雷擊事件的罪魁禍首是“球形雷”。球形雷,一直是雷家族里最神秘的一員,傳播路徑往往飄忽不定,像火球一樣,會飄進室內。在其振聾發聵的巨大威力下,四年級班主任陳嵐等目擊者已經回憶不起這個雷到底有多大,眼前只剩下一片火光。

    監測顯示,從下午2點到晚上24點,10小時內開縣一共發生268次雷閃,而興業村在下午4點到4點半就集中發生了162次。

    氣象資料表明,每年春天我國都會出現雷電天氣,雷電發生最頻繁的區域是云貴高原和四川盆地等山區,興業村小學所在的萬州地區每年平均雷暴日數達45天以上,是重慶市相對的高雷暴發生區域。而處于這樣高雷爆發區之下的興業村小學,卻沒有安裝任何避雷設施,窗戶上光禿禿的鐵條也未做接地處理。“是天災也是人禍”的質疑之聲一直不斷。

    中國氣象局氣象專家李小泉對這一雷擊事件也感到非常震驚,他認為,在當前全球氣候變暖的大背景下,強雷暴等極端天氣出現的頻率有增加的趨勢,但人們對雷擊災害的認識和防雷意識還比較薄弱。

    開縣雷擊:51名孩子的死神之印
    一次閃電產生的能量非常大,雷電活動一旦對大地產生放電,便會引起巨大的熱效應、電效應和機械力,造成破壞和災難。(來源:互聯網)

    據相關資料,每時每刻世界各地大約有1800個雷電交作在進行中。它們每秒鐘約發出600次閃電,其中有100次襲擊地球。全世界每年有4000多人慘遭雷擊,其中我國人員傷亡就達到1000多人,經濟損失達上百億元。

    雷電背后蘊藏著巨大的能量。世界上最大的水力發電站三峽水電站,電站裝機總容量為1820萬千瓦,只有一次雷電功率的千分之一。在萬分之一秒的時間里,遭遇雷擊者的身體都暴露在數萬安培電荷之下,足可給數十億盞燈泡提供短暫的電力。被雷電擊中,電流會穿越人體進入地下,約有10%的人就此停止心跳,大難不死者則要忍受漫長的病痛。

    從我國近30年的氣象資料看,雷電災害造成的經濟損失和人員傷亡事故日益嚴重,具有發生頻次多、范圍廣、危害嚴重、社會影響大的特點。雷電災害已成為危害程度僅次于暴雨洪澇、滑坡塌方的一大氣象災害。

    后遺癥

    開縣雷擊:51名孩子的死神之印
    5月24日,因雷擊受傷的學生在醫院接受治療。(來源:中新網)

    雷擊過后,44個孩子經搶救死里逃生,吳潔和扈維葦是其中的幸運者。扈維葦一直不敢相信王珍珍和袁小燕就這樣離開了她,袁小燕甚至當天都沒來得及跟她說上一句話。

    在開縣人民醫院過完“六一”兒童節后,兩人一起出院回家。專家組檢查鑒定:她們的生命體征已經完全正常。

    然而,6月4日,出院第三天,吳潔卻突然昏厥抽搐,連醫生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從那之后,她幾乎天天抽搐,少則1次,多則5次。每次短則十幾分鐘,長則兩個多小時。發病時蜷縮成一團,嘟著小嘴滿床翻滾,抓起東西就蒙住臉,捂住耳朵。這段時間自己做了什么,清醒后的吳潔沒有任何記憶,也不覺得絲毫痛苦。爺爺奶奶對此束手無策,還為她請來法師作法驅邪,但是也不奏效。

    雷電對扈維葦的打擊也遠未結束,她的情況僅次于吳潔——幾乎每天至少昏厥一次,而且常常毫無征兆,突然間就仰面跌倒。

    提起那次恐怖的雷擊,扈維葦最怕自己因此變笨,影響學習。但她不得不沮喪地承認,腦子轉得沒以前快了,情緒也沒以前高了。從一年級開始,她年年是班級頭名,7月3日的畢業考試也不例外,盡管在考場上還昏迷過一次。語文86分,數學93分,她自己的評價卻是“才考了這么點”。

    雷擊之后的病痛像夢魘一般籠罩著幸存者,揮之不去。四年級男生張意明天一陰就緊張,不讓開電燈和電視,甚至連電閘都得關掉;路走得稍微多些,左腿就會疼得哇哇大哭。六年級男生王盼盼脾氣變大,動不動就發火;膽子變小,會被不算大的雷聲嚇哭;做數學題時,常把數字寫錯。

    家長帶著孩子們到處求醫,得到的診斷結果卻是:癲癇?癔?大大的問號或許將陪伴孩子一生。

    事實上,對雷擊引發的病癥,很少有人專門研究。人們主要關注那些被雷電劈死的人,另外十分之九的人則因為幸存下來而不為世人注意。這份幸運來的并不徹底,他們普遍面臨著莫名的疼痛、恐慌、失憶、迷亂等后遺癥的折磨,還面臨著說服人們相信他們所遭遇到的一切的挑戰。

    他們只能自我療傷。(文\余曉芬)轉自中國天氣網

     

    網站地圖 | 論壇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GOOGLE SITE MAP
    Copyright © 2009 河北德實科技有限公司(www.adokiy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IP備案編號:冀ICP備19014743號-1
    地址:石家莊市石柏南大街181號15號樓 電話:0311-87759996 郵件:dasher8058@126.com 技術支持:新悅網絡
    冀公網安備13011002000277號
    彩票网